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单位简介

单位简介

近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2021年中国国际收支报告》(简称《报告》)显示,2021年,跨境双向投融资保持活跃,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顺差达382亿美元。2022年,跨境双向投资有望保持合理有序、总体均衡的发展态势。

具体来看,2021年,直接投资顺差处于高位,主要是外资继续看好中国市场和经济良好发展潜力;证券投资双向交易活跃并延续顺差,说明我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逐步加深,人民币资产对外资吸引力增强;其他投资为逆差,主要是境内主体增加对外存款、贷款等。2021年末,我国对外金融资产和负债较2020年末分别增长5%和11%,对外净资产达2.0万亿美元。

展望2022年,《报告》认为,全球经济增长将有所放缓,主要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继续调整,外部环境存在较多不稳定不确定因素。但我国经济运行将保持在合理区间,金融市场改革开放稳步推进,外汇市场成熟度不断提升,有助于我国国际收支保持基本平衡,预计经常账户维持合理顺差格局,跨境资本流动保持平稳有序发展态势。

跨境资本流动平稳有序是经济金融运行稳健的重要指征。近日,美联储加息“靴子”落地,有不少观点担忧其对新兴市场带来的外溢效应,特别是对新兴市场国家而言,美元走强将导致新兴市场面临外债成本高企和资本外流压力加大的风险。美联储加息将对我国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讨论因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转向引发资金大进大出这个问题,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要区分基本面好的新兴市场和坏的新兴市场。”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认为,有的新兴市场,基本面比较脆弱,存在诸如经济衰退、高通胀等问题,当发达经济体的货币紧缩,全球流动性收紧可能导致其更多暴露在紧缩恐慌之下。另一类新兴市场,基本面较为强劲,经济复苏较快,通胀较低,财政和货币政策空间较大,特别是贸易顺差,对资本流入的依赖较小,此时如果其汇率弹性增加,反而有助于摆脱美元陷阱,避免被“剪羊毛”。

“这些经济体的货币在发达经济体货币紧缩、资本回流发达市场时也会出现贬值压力,但影响有限,也不会对当地的货币政策形成掣肘。”管涛表示。

外债方面,国家外汇管理局近日公布数据显示,去年末,我国外债负债率(外债余额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为15.5%,债务率(外债余额与贸易出口收入之比)为77.3%,偿债率(外债还本付息额与贸易出口收入之比)为5.9%,短期外债与外汇储备的比例为44.5%。上述指标均在国际公认的安全线(分别为20%、100%、20%和100%)以内,我国外债风险总体可控。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蔓延,外部环境更趋复杂严峻和不确定。我国坚持稳字当头、稳中求进,国民经济持续稳定恢复,金融市场双向开放稳步推进,预计我国外债将继续保持平稳运行态势。”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春英表示。

近年来,我国外汇市场成熟度不断提升,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弹性增强,调节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作用增强。从根本上看,我国经济基本面稳中向好的长期趋势不会改变,将继续支持跨境资本流动基本稳定。

《报告》认为,外资在华投资兴业和配置人民币资产趋势不会改变。我国市场主体对外投资需求逐步释放,对外投资渠道有序拓宽,相关跨境资本流动将保持平稳发展态势。



Copyright © 2002-2021 亚星开户人民政府官网 版权所有 www.abg8888.net
电话:020-88888888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番禺经济开发区 备案号:琼ICP备xxxxxxxx号
网站地图